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这是我在怒江扶贫的第243天

2019-08-08





我叫费玉霞,23岁。能成为一名“乡村医生”项目计划的驻点队员,是临近毕业之时的一次“偶然”——在网上看到了复星基金会关于招聘“乡村医生”项目驻点队员的信息。


我毕业于昆明医科大学卫生检验与检疫专业,按照常规,第一份工作很大概率是考事业单位、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者去第三方检测机构。


但“乡村医生”的出现,让我生出一种期盼和向往。



我期待一种变化,跳离舒适圈,离开按部就班的生活。



我希望能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多走走多看看,接触不同的人群,也希望通过一年工作生活,能锻炼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独立。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利用自己的所学帮助到村医这个群体,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一开始,对于我的选择,父母、周围的同学都表示不能理解,“你才刚毕业,去受那个苦干嘛,在昆明好好找份工作比什么都强。”但在我的坚持下,最后父母妥协了,条件是要经常和他们视频,随时报告我的行程。



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2018年的夏天,一年的征程开始了。

 


01

那个特别的村医——孟文新

来到贡山县已经有243天了,我走访了5个乡镇卫生院、25个村卫生室,拜访了29位乡村医生。我和其中独龙族的村医孟文新走得最近。


和他最初的见面是跟着卫健局下乡走访村医的时候,第一次见孟医生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外面下着大雨,但是卫生室却很干净,诊疗设备都放的很整齐,而孟医生穿着白大褂正在看诊,耐心的和病人沟通,虽然听不懂当地的独龙语,但从他们的神情看得出来,孟医生很尽职尽责,反复询问检查之后才确诊。



穿上白大褂,他是专业的医生,脱下白大褂,他就是一个腼腆的男孩,笑起来很憨憨的。




有次下乡途中,因为天气太热中暑了,是孟医生给我开了药,而且还细心的照顾我,这次生病我亲切的体会到了为什么卫健局和村民都和我说孟医生的工作能力很强。后来我每次下乡到独龙江乡都会带点东西去看看孟医生,感谢他之前的照顾。


今年年初,孟医生因工作表现突出,在“2018年度十大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发布仪式”中获奖。这次领奖的过程十分不易,由于交通不便,从贡山县到亚布力,从小中巴到高铁飞机,这次是孟医生第一次出远门,竟然用了整整5天时间。



但孟医生并不觉得路途劳累,他回来后兴奋地告诉我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感激,你们让村医被大家知道了,原来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关注我们帮助我们,真的太感谢了。我还上台朗诵了,台下练了好几遍,可把我紧张的!




02

难忘的“钻车”历险记



由于美丽公路的修建,给本来就出行不便的交通更是增添的负担,247公里的路程,坐车需要至少15个小时,有的甚至晚上都得在车里过夜。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



在一次出行期间,一辆大卡车因为不熟悉贡山的路况出了交通事故,车头掉进路边的沟里,而车身把整条路都挡住了,来往的车辆都无法通行,不过还好我个头小,1米5的身高让我能从大卡车的车底钻过去,再搭车到贡山县城。



贡山不仅仅交通不便,租房也难。因为外来人口多,而住房少,很多人都租不到房子。在贡山半年,我换了三次住的地方,而每一次搬家对我这个矮个子的小姑娘来说都是个大难题,不仅得重新打包东西,还得和认识的朋友借车搬家。


住宿条件最差得数第二个房子了,它是类似于半地下室,即便白天也照不到太阳。那个时候又是冬天,晚上真的特别冷,不烤火都没办法在屋里待,一遇上停电就只能早早躺到床上取暖。最可怕的是听隔壁邻居说到了夏天还会有蛇出没,我听了马上又开始托人帮忙找房子,好在一两月之后终于找到了。



03

越来越好的贡山,越来越好的独龙族


虽然贡山条件很艰苦,但它也在慢慢改变。变化最大的是独龙江乡,这里有着最后的民族——独龙族,仅4000多人,他们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也是历年来国家领导人最挂念的民族。



最初,独龙江乡的百姓都是靠山吃山,到了冬天山上的食物少就得饿着,而现在国家对他们都非常重视,鼓励他们种植羊肚菌。



给予贫困户一定的补贴,家庭医生签约率达到100%。


就连怒江州的首个“4G”网络都是在独龙江乡开通的。


十年前,从独龙江乡出来得靠脚走上一两天,现在2个半小时就能到县城了,这对于独龙江乡的百姓来说真是个不小的变化。



来这里扶贫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对当地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贡山县总人口不多,3万多人,村医也只有44人,但这些村医的专业技能却不高,都是“半路出家”。针对这一问题,我打算从他们工作上的需求出发,在剩下的时间里为村医办培训,提高村医的专业技能,更好的守护当地百姓。其次,制定家庭医生签约奖励机制,鼓励村医的签约服务及后续的诊疗服务,让百姓切切实实的感受到签约服务的好处。


当然,我希望能通过我的眼睛和笔头,为村医们发声。让更多人知道乡村医生这个行业,了解他们的不易,引发社会的关注,从而提高村医群体的社会地位和生活质量。




贡山在变得越来越好,独龙族也在变得越来越好。在贡山扶贫的这一年,我想最大的收获就是我能亲身体会到国家脱贫事业的过程;能亲身见证脱贫事业中每一个细节;能亲身经历这一场历史洪流中伟大的胜利。


这将是也一定会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年。



为配合国家健康扶贫工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导下,复星基金会、《健康报》社、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等联合启动“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项目预计开展10年,前3年在国家级贫困县探索试点,到2020年项目将覆盖全国100个县,30000名村医,惠及3000万村民。项目旨在为贫困地区培养并留住一批优秀的乡村医生,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可及性,使农村贫困人口基本医疗得到保障。项目包括“五个一”工程:开展一项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健康扶贫慢病签约服务包、救助一批大病患者、组织一批暖心乡村医生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