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螺蛳壳里做道场”,中医或许是个突破口!

2019-04-25


《紫阳县赋》


其城为山也,其山为城也。

石阶构小径,形盘曲而逶迤;

民居多瓦舍,依山势而跌宕。

半是山色半是城,满眼神秀满眼春。

山城虽小,欲夺重庆之美;

一江风月,堪比江南水乡!


有人说,紫阳县,是一个很特别的小县城。它位于陕西,却说着四川话;山水萦绕,却长着似重庆般重叠交错的建筑;明明在北方,却又号称小香港。


这是全国唯一以道教人物名号得名的县,千年以来,它始终保持着“紫气东来,阳光普照”的气质,立于陕西省的南端。


1

座山城



上海至西安,飞行距离1351公里,时长约2小时15分。


西安至紫阳,高速距离310公里,车程约4小时30分。


车驶在包茂高速上,一路向南,穿越秦岭。离开了西安,窗外的风景开始越发单调,远处,不是高耸的群山,就是茫茫一大片黑色。只有在进入山中隧道时,才会感觉眼前的光明。


黑暗—亮光—黑暗—亮光,如此反反复复。


隧道,是这一路的主角,大大小小、长长短短总计近80个。当你体验了总长18.02公里、跑完全程约需15分钟、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秦岭终南山公路隧道后,其他隧道顿感“距离好短”。


△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秦岭终南山公路隧道


当车开出宋家梁隧道的那一瞬间,窗外“紫阳”两字格外亮丽,前方灯火高低辉映,远处文笔山上的紫阳阁眩彩光耀。是山城,还是“闪城”,似乎有些迷离……


复星全球合伙人、豫园股份联席总裁、星泓控股董事长、商业流通产业发展集团董事长、云尚产业控股集团董事长刘斌抵达紫阳县,已经是8月9日零点过后。“地势高低起伏,楼房依山而上,夜景灿烂迷人”,是他对紫阳的第一印象。


太阳冉冉升起,阳光照亮现实。


紫阳县城内,走两步就可以见到“贫穷落后不光荣,好吃懒做很可耻”、“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等宣传标语,提醒着你,这是一座真实的贫困之城。


△在紫阳,到处可见“脱贫”口号


这座被青山环拱的县城,既是安康市十大贫困县之一,也是陕西省十一个国定深度贫困县之一,更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下辖17个乡镇、176个行政村,总人口35万,乡村人口近28.7万人。其中有贫困村133个,深度贫困村35个,建档立卡贫困户总规模13.6万人,全县贫困发生率高达32.1%。


由于山高地广、路陡弯多、土地贫瘠,当地产业实力薄弱,实体经济多以矿产、水资源、茶叶、魔芋、中药材、畜牧业发展为主,零星经营、不成规模。同时,为了确保“一江清水供京津”,高污染、高能耗企业被陆续关停,无法发展重工业。一直以来,“贫困”这顶帽子,就戴在这座山城的头上。


△山城紫阳


但是,“紫阳县政府有信心,也有决心,打赢打好脱贫攻坚这场没有退路的硬仗,如期实现2019年全县脱贫摘帽”,紫阳县县长陈莲一句铿锵有力的话,代表了每个紫阳人的愿望与行动。


2

所卫生院


《紫阳县“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指出,乡镇卫生院要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起到枢纽作用。在把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的趋势下,乡镇卫生院应在分级医疗体系中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宽敞的大楼、明亮的病房、舒适的环境……紫阳17所镇中心卫生院在硬件条件上已不落后,但硬件只是第一步,患者看中的更是软件配套的跟上:科室是否齐全?医疗器材是否齐整?医师是否到位?医术是否精湛?


作为贫困县,这一点上,卫生院确实任重道远……


东木镇卫生院


△紫阳县东木镇卫生院


东木镇,位于紫阳西北角,东邻红椿、南连汉王、焕古,西毗上七、北接镇巴,距县城约40公里,总面积140平方公里。


东木镇卫生院,建于2009年,占地面积1100平方米,但业务用房占地却只有约三成。由于资金不足,近800平方米的空地至今无法充分利用。虽是一座高达四层的楼,但只有10个科室、15张病床。


“医生留不住”,是院长倪军感到最心痛、最无奈的现状。使用面积就这么一点,如果都用来做科室、病房,职工住在哪里?由于大部分医师都非来自本镇,没有住房的保障,根本无法留住他们;如果都用来做职工住房,只能减少医疗区域,接待的病患少了,整体收入又无法保证,对年轻医师来说,又如何抵挡外界的诱惑?如此,便形成恶性循环。


红椿镇中心卫生院


△紫阳县红椿镇中心卫生院


红椿镇,同属紫阳西北,西高东低,山脉纵横,渚河、小石河横穿全境,总面积114.5平方公里。


相较于东木镇卫生院,红椿镇中心卫生院不仅离县城更近一些、整体条件显得更好一些。这座五层楼卫生院,现有24个科室、32张病床、6张加床,每日门诊近100人次,每年承担着东木镇约2万人次、外镇近1万人次的诊疗任务。虽然相比同县的蒿坪镇、高滩镇中心医院,这里无论在楼房面积、全年收入方面尚有差距,但至少能保证收支平衡、且有盈余。


“相比东木,我们的科室、病床、医师方面都翻了一倍,但其实,业务用房也非常不足,毕竟承担的诊疗量也翻倍了。更严重的是,这里的诊疗设备短缺,很多器械经常故障,或已到报损年限,有些病想诊断却没条件。我们也知道县政府财政现状,有时,真的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贺明元院长对此颇感无助。


“还是要想办法‘螺蛳壳里做道场’!”刘斌在和两位镇卫生院院长交流时提出“中医,或许是一个突破口,有可能带来正向循环”。


△紫阳县每一所镇卫生院,都新建了“国医馆”


在乡镇、在农村,相比西医,人们更能接受中医诊疗。因此近年来,紫阳县17个卫生院,都逐步新建了“国医馆”。每个国医馆都有单独的场所,就诊环境非常古朴,中医文化气氛浓厚。无论是传统的针灸、推拿等临床治疗,还是冬病夏治等特色服务,亦或是特色理疗与康复项目,每个病患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所需。


△刘斌同学考察紫阳县镇卫生院“国医馆”


“作为传统诊疗的补充,中医在乡镇卫生院应该作为一个特色的存在。正所谓‘名医带名科,名科促名院’,国医馆里那些具有能力、较有名气的老中医,应不光起到传帮带作用、培养更多年轻中医师,更要发挥自己专业能力,打造特色中医科室,从而将国医馆塑造成整个卫生院的品牌,让更多邻里乡里的患者慕名而来。人生钱,钱生人,乡镇卫生院才有可能慢慢走上正轨,迎来新的蜕变”。这是刘斌的对国医馆未来的展望,也是他对卫生院未来发展的期望。


3

位村医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


紫阳现有214所村卫生室,很大一部分都远离县城,乘坐每天一班的班车,颠簸一路,往往需要花上大半天才能到达。


223个村医中,已经越来越难看到年轻的面孔。村医收入低、养老无保障,让村里那些有医学能力的青年人,选择了背井离乡、去县城、去市区发展。如此一来,乡村医生“招不来、留不下”的现实问题日益凸显。在紫阳,50岁以上的村医人数占到38%,45岁以上的村医达到65%。


“当他们老去、当他们离去,那时,这些偏远的村庄、那些寄居在这里的村民,有谁还能来守护?我们担心农村医疗的现状,更要担心农村医疗的未来……”紫阳县卫计局局长周礼伟对此忧心忡忡。


村医吴大军:希望我的儿子能顶上


10日一早,刘斌一行与紫阳县政府、县卫计局领导一起驱车1个半小时,来到位于紫阳县城西北部、距县城53公里的三官堂村


“三官堂”得名于清朝末年这里出的一名赖姓的举人,在广东任职,三官堂是他当时的官名,当地人淳朴尚文,尊重有才能的人。


9年前,因为机缘巧合,吴大军从汉阴来到三官堂村。那时,当地医疗条件非常差,全村老小看病没有着落,有时为了看一个小病都要跑20多公里的山路到镇上。


他说,当初留下来,是因为自己有从医资格证,也是因为来到这个偏远的乡村会有一定的补贴,对村医而言,能力有所用、收入更高些,也就知足了。但当时儿子在汉阴读书,女儿从小被接到身边,几十公里的路程,让自己没法两头跑、更没法兼顾儿女,内心一度有所挣扎。


“9年间卫生室搬了5次,从村的那头搬到了村的这头。以前的卫生室非常简陋,中西药柜、诊疗设备、办公桌椅一放,基本都满了。小小一间屋子,除了作为卫生室,还是我住的地方,晚上睡觉甚至需要推开中药柜把床放下。”回想起以前,吴大军感到有些苦涩。“但从去年开始,我住进了新的村卫生室,感觉工作、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和紫阳其他120个标准卫生室一样,三官堂村卫生室也按照“四室分离”标准新建


确实,在保障村医执医的职业化、专业化方面,紫阳县做出了表率作用。


2017年起,县政府根据服务范围和服务人群进行布局,以合理配置卫生资源、方便群众为原则进行选址,累计投入2200多万,修建了120个标准化村卫生室。每个行政村都独立建设一所,上下两层共计160平。一层设置为医疗服务区,含诊断室、治疗室、公共卫生室、药房和观察室,做到“四室分离”。二层设置为村医生活区,含休息室、厨房、客厅、厕所等。以此将村医的医疗用房与生活住房区分开,确保就医环境的卫生安全


由于吴大军认真耐心的个性,使得他数年间服务的范围从三官堂村一个村覆盖到了邻近的汉阴、焕古,有时邻村村民都会舍近求远来找吴大军就诊,服务村民人数也超过2000人。


作为一个外乡人,年纪越来越大了,还会想到落叶归根返回家乡吗?


吴大军坦言,几年来,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工作。自己取得了输液资格,花钱添置了西药柜和药品阴凉柜,县里也给卫生室配备了中药柜,可以说,自己想在这里干到退休


你退休了,谁来接班?


我希望我的儿子能顶上”。说话间,吴大军把自己的儿子推上前。这个腼腆的小伙子,如今是陕西中医药大学大二的学生,趁着暑假来到父亲这里多多学习、多加练习。


或许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三官堂村下一任村医。


“村医,不能后继无人!”这是刘斌对这个未来“村医二代”的嘱托,也是对村医现状的期望。


村医全世久:成都我不去,要在木王村干到干不动


在“山大沟深、地无三尺平”的紫阳,村医们常年的出行工具是摩托车,有时候甚至需要步行翻山涉溪,才能到达就诊地。道路,傍山而建,一路盘旋至山顶,又弯曲而下;骑车,对于普通人而言已属不易,试想一下,如果是一个手部、眼部都有伤残的残疾人呢?


44年前,全世久还是一个7岁的贪玩孩子,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毫无畏惧。有一天,他碰到个自己从来没见到过的东西,并不知道会炸,只听见“嘣”的一生,眼前一黑……醒来,右手没了,右眼也瞎了。长大后,村里的男孩一个个外出打工,自己因为残疾很难走出去,便听从父亲的建议开始学医……


自小要强的全世久刻苦研习取得了乡村医生证书,1997年开始在木王村卫生室执业,这一干就是22年。如今,他是人口逾1900人的木王村唯一的村医,也是村上小有名气的中医师。望、闻、问、切,当地人偏爱中医,找他就医的村民逐渐多起来,大家都信任他,就如同自家人。


他的儿子在成都打工,马上就要在那里结婚成家。儿子很孝顺,对年级越来越大且身体残疾的父亲很是担心,觉得他辛苦了一辈子,到了离开农村、走出大山、安度晚年的时候。劝过他几次,全世久每一次的回答都言简意赅却又非常坚决:成都我不去,要不你回来!


大城市不好吗,为什么拒绝了儿子的好意?


全世久说,在这里呆了一辈子,看着村卫生室从土坯房子变成明亮宽敞两层楼,能有更好的环境帮村民治好更多的病,算是达成了自己的心愿。他只有51岁,还算年轻,未来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木王村干到干不动


村医陈文举:将基层医疗薪火相传


目前全国村医队伍中,40岁以下的已经很少,30岁以下的基本没有。因而对于村医而言,年轻,意味着他们不超过40岁。


陈文举,就是紫阳县很小一部分的年轻村医。


他长得很清秀,举止很儒雅,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书生气。爷爷是旧时私塾的先生,而他的父亲和他同为纪家沟的两代村医,故也被乡里称为先生。


在汉阴卫校学医三年,又在延安大学临床专业深造三年,陈文举在纪家沟村卫生室工作至今已有19年


△穿着白大褂,陈文举也像一名书生


年轻意味着什么?

有更多的机会,

还有更大的诱惑!


陈文举说,他曾经也遇到过外界很好的机会、极大的诱惑。


2017年延安大学完成进修后,同学打来电话,介绍他去深圳工作。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婆。不久之后收到父亲的一份来信,信中父亲希望他能回去帮帮他。犹豫、挣扎、无法抉择,一边是想在大城市安家的老婆,另一边却是年迈的父母与期盼孙子能在身边陪伴的爷爷奶奶。父亲告诉他,年纪大了,干不动了,也该退了,这里村医不好找,自己的工作却一刻也不能停。考虑、取舍、下定决定,做了老婆的思想工作,最终还是回到最熟悉的家乡,四世同堂。


△陈文举的卫生室,药品较为齐全


作为村里高学历的年轻人,原本内心尚存波澜的陈文举,在一次次出诊、治疗的过程中,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作为一名村医,对这个深度贫困村的重要性,以及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所肩负的责任。


陈文举曾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带头捐钱为陡坡上的贫困户修路,定期出诊为不能下地的老人做检查,更曾在7.18抗洪救灾工作中作出特殊贡献,被安康市卫生系统评为“7.18”抗洪救灾先进共产党员称号。


靠着自己的学识、靠着自己的专业、靠着自己的努力,如今的陈文举已是远近闻名的儿科大夫,甚至外村的人也会跋山涉水来找他就医。


还会想着去深圳吗?现场有人半开玩笑地问他。


不会去了。两个孩子在这里,媳妇也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老父亲一年前故去,如今我不光要代替他赡养86岁的爷爷,更要谨遵医德、治病救人将农村基层医疗的“薪火”传承下去。陈文举寥寥数句话,让当天在场的每一个人为这位年轻村医的坚毅、执着,而感动与敬佩。


△星泓团队为村医陈文举捐赠卫生室办公设备


4

个贫困户


在紫阳的农村,有些村民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劳作了一年,人均收入也不到3000元。然而,家里只要有一个人倒下了,那就“一人得病、全家致贫”!


△有些贫困户收入唯一来源便是种植茶叶


一条乡间土路,从山路旁蜿蜒而下,两侧杂草丛生,远方是青山延绵,头顶是蓝天白云;一间土坯房,顶上是颇具紫阳特色的石板瓦,屋内的墙壁已被磨去了土的本色,上面张贴着具有农村特色的对联,一台老式的电视机,似乎是这个屋子里唯一的家电。


三岁的李承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和21-三体综合征(又称先天愚型或唐氏综合征)。近年来,她的身体一直没有太大的生长,身形和她身边、在母亲怀里不满一岁的妹妹似乎并无很大差别。发育迟缓,导致她至今不能走路、无法说话。


“由于21-三体综合征是遗传性疾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我们所能做的,是先通过手术去治好先心病,然后通过不断的康复治疗,让她能学会走路、生活自理。”紫阳县东木镇镇长苟克乾介绍道。


2016年家里曾把李承兰送去安康市医院和省级医院治疗,前前后后共花费了两万余元,2017年至今在县市各级医疗机构检查治疗,又花费两万二千余元。这些钱,对于只靠患儿父亲李顺奎一人在外地煤矿打工、而无其他收入的六口之家来说,无异于是一笔极大的支出。


“但是,不能不治啊,毕竟是自己的娃!”李承兰的母亲、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说出了这句无比朴实,而又让人心酸的话。

 

其实,只要5万元,就可以帮李承兰完成先心病的手术。但恰恰是这些钱,让这一家人无力垫付。


“哒,哒……啊,啊……”小女孩看到那么多人在她家,无比开心兴奋。虽然无法说话,但却要用这种咿咿呀呀的叫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请大家帮助啊,救救这个娃子。我们确实努力到现在……”李承兰母亲的话不多,但却戳中泪点。


猛然间,看到刘斌的眼眶湿润,泛出点点泪花。


这个孩子,一定要救!”刘斌对随行的星泓团队作出指示,“要迅速跟进一下这个贫困户,对李承兰家庭做一个详细了解,明确资金缺口,争取先把小女孩的心脏手术给做了,这样至少还有一些未来的希望,才能给他们带来些许的变化,才能让这个家庭重现笑声”。


尽己所能为贫困户分忧解难,这是复星的承诺,也是星泓团队在此次“健康扶贫项目”中不懈的努力与实际的行动。


李承兰家庭,只是刘斌一行在紫阳走访的4户因病致贫贫困户中的代表。而在紫阳,因为慢病、大病、重病而致(返)贫的贫困户共有2846户。他们都有两个共性:因为家里有病人,家人无法外出打工,收入无法保障;赚的钱都用在治病上,家庭越发贫困。


或许,这不仅是紫阳两千八百多户因病致(返)贫的贫困户共同特点,也是全国近600万此类贫困户的通性。


5

(我)们在行动


提升基层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降低困难群众就医负担,解决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帮助他们早日摆脱疾病困扰、走上脱贫致富路,这就是复星发起此次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真正的使命。


△乡村医生健康公益项目座谈会


“作为福布斯500强企业,复星始终不忘深入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因此复星一定会实实在在、认认真真地参与到扶贫这项事业中来。”刘斌在与紫阳县政府、紫阳县卫计局的交流座谈会中介绍,星泓控股安康天贸城,近几年来,通过党建联动企业公益和慈善,组织开展慰问、捐赠建设、结对帮扶、购买并对外输出农特产品,积极做好精准扶贫工作。2017年起,安康天贸城为“万企帮万村”行动中对口的紫阳县青中村维修桥梁、捐赠教学器材,近两年来慰问物资、捐赠物品近10万元;安康天贸城也曾对接紫阳县汉王镇滞销的红眼睛洋芋,利用多方资源开展义卖活动,帮助农户销售滞销产品几万斤。


刘斌承诺,复星将不光为紫阳县提供短缺医疗器械和办公设备,更将给当地乡村医生们提供多渠道专业培训,为乡村医生购买重大疾病保险,并调动内外部资源,缓解村医群体面临的困难,推动贫困乡村健康管理工作的发展,也为紫阳县早日脱贫贡献自己应尽之力。


刘斌还表示,除了为贫困县提供各种物资支持之外,复星所要思考的,是如何与政府携手共进,推动贫困地区得以依靠自身的长处和能力实现“弱鸟先飞”,只有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强身健体”,开阔眼界、创新发展思路,因地制宜发展相关产业,才能增强脱贫致富的决心,并付诸行动,彻底拔掉“穷根”。


相信,复星的“乡村医生”项目及其在紫阳精准扶贫的具体行动,能带动更多企业和社会人士参与到这项公益事业中,为村医谋福利,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相信,在政府的全面推动下,在卫计局的不懈努力下,在复星乃至未来其他具有公益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的共同支持下,必将打赢脱贫“攻坚”战,助力“健康中国”目标的实现。


相信,村医定会后继有人!


相信,扶贫复星责无旁贷!


刘斌用了“四个相信”作为座谈会发言的结束语,这,也是每个复星人在健康扶贫过程中坚定的信念!


结语

“受比施更值得感恩”,这是刘斌同学在紫阳健康扶贫期间一直提到的一句话。我们总是认为,能赠予别人的人,值得去敬重,应当用心去感激。但他说,我们献出的可能只是万分之一,但对于接受者来说可能就是全部。他们能接受我们的付出,这本身就值得我们去感恩,因为“接受给予比施恩惠更值得让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