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对于即将过去的2018,他们说:人间很值得

2019-04-25


看到这几张图片你能想到什么?

(向左滑动)

 


 

在2018年网络上诞生了非常多超火的关键词,比如“锦鲤”、“Skr”、“pick”、“佛系”、“C位”等等。而在复星一家的许多同学心里也有这样一个年度关键词:驻点队员


2018年有37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复星一家同学,被派驻到37个国家级贫困县。他们中有清一色60后的“海南大叔天团”,也有以90后为主的“云贵大蘑菇组合”。他们虽然不能像上面电影中的队员们一样拯救世界,但他们却为着同一个目标默默守护着当地的村医,为健康扶贫项目做出他们最大的努力。


面对即将过去的2018年,让我们来听一听这群60、70、80、90后的驻点队员都说了些什么?


 


“忧国忧民”的六零后


六零后是经历过动荡时期的一代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极强。

 


我叫王英家,2018年8月份成为了第二批驻点队员,现驻点海南省琼中县。经过四个月的走访调研,我了解到琼中县的村医在这贫困山区生存的不易。微薄的收入只能靠半医半农维持生计,所以他们都非常辛苦。村医的老龄化问题也很严重,琼中县村医50岁及以上占40%。

如何改变现状?如何做到我们守护村医,村医守护村民?这其中任重而道远,2019年在扶贫的路上,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我叫李汉平,2018年8月我从海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加入到了“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成为一名驻点队员。通过几个月下村走访过程中与乡村医生的交谈,我发现村医们有很多的实际困难。譬如他们服务的人群多,服务的内容多,服务区域大,交通不便利,还有他们自己的养老得不到解决。

最让我感动的是即便村医们面对这么多的困难,他们仍然可以不计个人得失,履行自身职责,做好本职工作,服务于村民。他们的爱心和责任心,值得我们所有人在今后的工作中好好学习。


我叫陈文欢,我觉得2018年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参与到公益事业中,尽自己的能力了解村医、帮助村医、守护村医。越和乡村医生接触,我就越觉得他们是一群很了不起的人!他们选择坚守在农村,每天默默开展工作来守护村民们的健康。他们所做的事情没有惊天动地,但却是真实感人。他们不仅守护着村民健康,还需要协助政府部门做好精准扶贫工作。

我深深地意识到越是贫困的地区就越需要乡村医生,也就需要越来越多的人一起关注村医,守护村医。

 


“行动派”的七零后


七零后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成长起来,是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的主力军,他们都是行动派。


我叫周超,我是37名驻点队员中唯一的70后 ,我驻点在江西省于都县。2018年我做了一件让我充满自豪感的事,在于都县创造了一项纪录。2018年“双十一”,我在于都县组织了一次乡村医生培训。这次培训是于都县“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县范围的乡村医生培训会,现场可谓是盛况空前,806名村医汇聚一堂。在培训前我进行了十分钟的演讲,我用六位村医的故事向在场的村医诠释了现代村医的精神!当我告诉大家:“这六位村医其实就坐在会场中,就在你身边!他们是村医们的骄傲!”时,全场响起了持久的掌声。这个掌声将鼓舞我在接下来的扶贫日子中继续努力。


乐天派”的八零后


八零后很多是独生子女,超强的适应能力让他们可以在任何事情中找到快乐。

我叫范榆栋,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驻点在贵州的威宁县,这里居住着彝族、回族、苗族等19个少数民族。我在了解当地乡村医疗的现状的同时,还了解了很多当地的民族特色、文化信仰和风土人情。这里虽然是贫困县,但是对于城市长大的我来说却充满了魅力。


我叫杨阳,因为参与“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2018年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云南屏边县度过的。在这里我交到了很多村医朋友,也尝到了很多当地的美食。记得有一次,县里组织村医下乡开展家庭医生签约工作,由于要去的寨子地处偏远,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工作忙完之后,村医们带着我去山里找野菜和野生菌类,给当天的大锅饭加餐。一天赶路加上工作虽然辛苦,但是一顿美食给我们化解了很多疲惫。

 

 

我叫张逊,长期在城市工作的我,很少有机会接触乡村的生活。可能一些在农村司空见惯的事物,都能引起我的兴趣。前不久,在子里甲乡俄科罗村一次义诊活动中,看到为了生活挑着货走在山路上的货郎,他边走边吆喝。之前听家里的长辈说过,以前交通不便利都是靠这些货郎把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到每村每户,但我从没有想到现在还会有这样的货郎。一边工作,一边了解乡村不同的生活方式,这为我的2018年增添了很多色彩。

 


“急于”成长的九零后


面对竞争压力如此之大的现在,刚刚步入社会的九零后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快速成长起来,让自己更具竞争力。


我叫刘自达,我在成长的岁月中得到过不少人的帮助,使我一直相信世界是充满爱的。我在日常生活中就一直乐于助人,看见他人有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都愿意伸出援手。以前看过一本书《了凡四训》,里面所讲到日行一善不是为了行善而去行善,我也是一直遵从这个指导。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抱着治病救人的初心选择了临床医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了广济医院。平时我一直关注复星的公众号,了解到复星“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的理念,这和我自己的人生观也非常的契合。

既然有幸可以参加“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我愿为边远山区的人民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助力他们摆脱贫困,我相信在此过程中我能变得更加成熟、更有担当。


我叫尹雁,这一年的扶贫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有太多的青涩需要褪去,需要我更加勇敢、独立、坚强、自信。深入基层后,我真真切切地接触到了这些村医,他们有很多的艰辛和苦楚。不管什么工作都不容易,都应得到尊重。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我叫陈达,当我听到项目组的招募信息时,我毅然决然的决定参加到这个项目中来,因为我想要突破舒适圈来锻练自己,同时我也想为公益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几个月的驻点生活,让我对农村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即使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但我来到贫困县的一刻,顿时觉得农村这个定义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其实对于生活,有些我们无法选择,外表只是一小部分,绝大部分还是取决于内心。庆幸的是,我看到了村民内心中那份最纯粹的温暖和感动。贫瘠的不是生活,而是灵魂;丑陋的不是外表,而是心态。

同样的,全新的工作环境也让我对公益项目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以前只是道听途说,这次亲身加入到“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中,我感受到了公益项目的必要性。公益并不是说要以捐助金钱的多少来衡量,而是要有那份做公益的心。只有从内心去出发,才能真正了解摆脱贫困的首要条件;只有懂得了怎么生产创造,才能更好的持续发展。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带领他们走上这条路。




为配合国家健康扶贫工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导下,复星公益基金会、《健康报》社、人口福利基金会等联合启动“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公益项目”。项目预计开展10年,前3年在部分国家级贫困县探索试点,后7年巩固并覆盖全国100个县,15000个乡村,约15000名乡村医生,受惠居民总数超过1500万人,旨在为贫困地区培养并留住一批优秀的乡村医生,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可及性,使农村贫困人口基本医疗得到保障。该项目发起了“五个一”工程:开展一项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健康扶贫慢病签约服务包、建立一支扶贫队伍、组织一个全国优秀乡村医生荣誉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