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2019-04-25


7月份我是一名预防医学毕业生,8月份我正式成为了一名乡村医生项目驻点扶贫队员人生中的很多个第一次由此开始。


第一次看外滩的景色、逛夜上海

↓↓↓


第一次独自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待一年

↓↓↓


第一次接触到真实的村医

↓↓↓


在农村长大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村医这个群体。这就是我人生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有太多的青涩需要褪去,需要我更加勇敢、独立、坚强、自信。


初到澜沧,没有什么不适应,唯一就是,住宾馆的第一晚,被蚊子叮了满手臂的包。澜沧有着浓重的少数民族文化,尤其是拉祜族,传说拉祜族是从葫芦里边走出来的,所以到处都可以看见葫芦,再比如佤族的寨子,就是随处可见的牛头信物。有着浓厚的酒文化、茶文化,后边下乡时发现,只要你一去,茶酒一起上。这里的茶会醉人,酒也会醉人,景也会醉人。



最常见的就是云海,很气势磅礴的美,连绵不断的山,满眼的绿。我最喜欢的一条路是从上允镇出去到安康乡,路两旁都是我叫不出名的树,树枝伸展着,感觉快要把路包围,路一旁是小黑江,随后就是盘山公路,一条路都是我双眼看不完的美景。



在我接触的村医中,虽然他们会说自己收入低,工作困难,但他们没有放弃,仍在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山路不通,怎么办?女村医都学会了骑摩托车,在山路上艰难前行,为村民看诊,打疫苗。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疆地区,语言不通、村民健康意识薄弱、山大路差加大了村医工作的难度,这些在他们看来习以为常,是什么让他们如此艰苦还能坚持下来?


既有生存的原因,很多村医本就在这个村子长大,更多的是源于对于村子的热爱,想要守护一方百姓健康的初心。很多村医跟我说:越来越发现自己离不开这里的村民,同样,村民也离不开我呀!


多年的守护,早把彼此当做了亲人。


很多工作年限较长的村医,可以说,他们经历过更多的苦难,看着村子生活环境越来越好,医疗条件越来越好,他们是打从心底的开心,他们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者,正是有着他们的守护,奋战在第一线,农村基层医疗服务才会越来越好。


下乡的时候,会遇到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村医,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沈荣明 


文东乡小寨村村医沈荣明,都称呼他“沈叔”,是他在文东乡卫生院整理村民的公卫服务档案遇到他的。他告诉我:他们村就他一个村医,3000多村民,他最担心的事情,是自己身体不好,怕无法给村民提供更好的服务。听到这我很心酸,看着沈叔有点差的脸色,以及早已磨破的袖口。他没有对工作繁重、待遇低的抱怨,唯有对自己身体不好的抱怨。沈叔的一句话,直击心灵,其中隐藏了有多少的苦楚。


沈叔整理档案期间与我闲聊

     

沈叔早已磨破的袖口


 唐老二 


东河乡硝塘村村医唐老二,是一名工作了30年的老村医,父亲名为唐八,现有93岁,是中国最老的村医,称为赤脚医生,他告诉他就是受父亲影响,现在他的女儿唐焕香也是一名村医,一家三代都奋战在农村卫生事业的第一线。跟他交谈时,他还会有点害羞,对我亲切地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他们卫生室走走。


聊天时的村医唐老二


 张惠仙 


酒井乡岩因村村医张恵仙,18岁成为一名乡村医生,今年37岁的她,已经是一名在农村医疗战线上工作了近19年的老村医了,而且18年来一直是独自一人承担起全村的医疗卫生服务。想想我们18岁的时候在做什么,那个时候的老师已经一个人踏上了行医之路,一个人去接生,一个人去村子打疫苗,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全村人的健康。

张恵仙老师为新生儿体检


像这样的村医中国有着千千万万,默默地守护着一方百姓的平安,想起一句话:在你身边不是没有坏事发生,是总有默默地守护着你的人,替你负重前行!



为配合国家健康扶贫工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导下,复星公益基金会、《健康报》社、人口福利基金会等联合启动“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公益项目”。项目预计开展10年,前3年在部分国家级贫困县探索试点,后7年巩固并覆盖全国100个县,15000个乡村,约15000名乡村医生,受惠居民总数超过1500万人,旨在为贫困地区培养并留住一批优秀的乡村医生,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可及性,使农村贫困人口基本医疗得到保障。该项目发起了“五个一”工程:开展一项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健康扶贫慢病签约服务包、建立一支扶贫队伍、组织一个全国优秀乡村医生荣誉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