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十年后,我终于来到北川

2019-04-25

左为乡村医生项目北川驻点队员吴超,来自南钢联

第一次听说北川这个地方,是在十年前的这个时候。震惊中外的里氏8.0级的汶川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就是汶川和北川两县。那年,不到十八岁的我,正在为高考做着最后的冲刺复习。身在南京,对地震并没有直接的感受,但每天的电视、报纸、广播,反复展现着哭嚎的孩子、重伤的病患、无家可归的老人,让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多么想加入到救灾志愿队伍当中去,然而,面对厚厚的课本和距离高考还有24天的倒计时牌,最终我只能取出积攒的零用钱,投进了学校的募捐箱里…

 

十年一晃而过,感谢命运的安排,我却有幸能够作为乡村医生精准扶贫项目的驻点队员只身来到北川。我揣着朝圣的心情,希望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北川的基层医疗发展事业中去,去弥补当年的遗憾。

4月13日,从南京飞到成都,再转乘大巴进入北川,只见满目青翠,山川婉然。十年来,新北川县城早已异地重建,当年的废墟作为遗址供游人参观。新县城布局得井井有条,纵贯县城的新北川大道、滨河路、新川路、禹龙路等平展如镜。道路两旁流不息,一幢幢建筑羌味十足,不由感叹着团结的力量,是如何抚平着这片曾经经受过如此伤痛的土地。


北川巴拿恰旅游商业步行街

北川中学


北川一角

北川羌族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面积3083平方公里,辖10镇13乡,总人口24万人,是国家级贫困县。在县卫计委,我了解到目前全县共计229个村卫生室,在岗村医149名。从去年开始北川县全面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60%以上,重点人群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80%以上,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残疾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100%,各乡镇卫生院每年都会定期下乡,为当地村民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小坝镇卫生院下乡对太白村村民进行体检


在国家的大力投入下,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硬件条件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每个乡镇卫生院都设有健康小屋,配备了健康一体机,村民在这里将可以享受到更全方面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内容,北川县大部分贫困村卫生室在各级领导的对口帮扶下,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达到标准化,但还有一些村卫生室建设还很简陋,达不到提供卫生服务的要求。


健康小屋一体机

贫困村标准化卫生室

简陋重建的卫生室


近年来北川县政府为从根本上解决乡村医生青黄不接和“进不来”难题,积极配合当地市政府采取“本土化”定向招考、“委托式”定向培养、财政定额补助激励等方式,为乡镇卫生院建立一支相对固定的乡村医生队伍,今年7月共将有近100名毕业生补充到定向村医岗位,他们将至少担任8年的乡村医生,绩效考核合格者还可以享受中央、省、市、县的各项补助及养老保险政策。在村卫生室服务5年后,可通过考核,进入乡镇卫生院工作。

 

坝底乡通坪村卫生室的村医任小琴就是北川县定向培养的一名村医,刚满20岁的她刚从学校毕业就通过当地考试取得了乡村医生资格证,为当地村民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虽然在学校经过了专业系统的医学知识学习,但她深感现有的知识储备和医疗技术来承担村民们的医疗健康大任还有一定的距离。目前北川统一进行的每年两到三次的医疗培训让她有机会能够提高自己的诊疗水平,然而更希望有更多的学习途径能够帮助她迅速成长。


从任小琴的家通往通坪村卫生室直线距离只有三公里,可是走起来却十分的不容易,乡间小路蜿蜒曲折,路上还时常有落石塌方发生,我问她:“每天走这样的路害怕么?”她回答说:“当然也会有点害怕,不过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帮我把石头搬一下,免得后面开车的出危险。”这只是一名普通山区乡村医生的日常工作途中的环境,但他代表着许许多多乡村医生目前的困境,他们没有任何风险保障的在这山里面翻山越岭,如果说他们是守护村民健康的白衣天使,那谁又来守护他们呢?


这一生其实没有什么遗憾,最大的收获就是大家的健康,还有尊重。

这是小坝镇聚宝村村医谢周荣说的一句话。他今年68岁了,从医46年,获得各种市县级荣誉称号。在谢医生所在的聚宝村卫生室,他一个人要负责附近三个村1070余人的看病治病及13项国家要求的公共服务、预防保健,甚至还有人畜饮水管理等所有工作。年近古稀的他希望在他退出岗位后养老问题能得到改善,目前虽然北川县为所有村医购买了养老保险,但每月100元的补助实在是难以生存,所以在北川很多老村医到了退休年龄他们不愿退出岗位。另外他还希望能有合适的人接替他,让他的中医技术能够得到传承下去。


作为乡村医生项目的驻点队员,我将在北川驻守一年,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用双手去建设,和乡村医生们一起为提高贫困地区的健康水平而努力。十年过去,北川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北川,而我也从那个热泪盈眶的少年长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