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光山县乡村医生现状:我走了,村民的病谁来看?

2019-04-25

1

杨泽宝·48岁

光山县文殊乡东岳村村医


杨泽宝医生自1994年卫校毕业后即加入乡村医生队伍,行医24年。东岳村人口2236人,常住人口1200多人。村卫生室其他三位村医因待遇不高都已改行。


2010年,杨医生因身体不适至郑州、北京等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肺纤维化,发病时伴有高烧、咳嗽、气促、胸闷,需每三个月复查一次,现肺部仍有阴影。“大医院治疗一个月需要一千多元的医药费,我自己在村卫生室开点药吃。”在问起为什么不接受进一步治疗时,杨医生这样表示。杨医生家里有一儿一女,都在校求学,爱人原本也是村医,现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和年迈的婆婆。


杨医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村卫生室的医疗设备能升级,方便日常诊疗工作。


2

陈良山·56岁

光山县寨河镇陈兴寨村医


陈良山医生从1984年开始从医。当年,在国家发展“新农合”背景下,为了更好配合国家政策,同时也方便村医工作的开展,陈医生与村里另外四名村医集资购买了4间门面房并进行改造,建成陈兴寨村卫生室,第二年政府补贴4万元对村卫生室进行了扩建和完善。


说起为什么坚持当村医这么多年,陈医生表示,“现在很多村医都外出打工了,我走了村民的病谁来看?”

3

马守义·53岁

光山县段河镇段寨村村医


马守义医生16岁开始当村医,至今已有37个年头。马医生负责段寨村的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诊疗等工作,时而有出诊任务,一年收入3万元左右。


段寨村的常住人口以留守老人为主,马医生很希望能多学习如按摩、推拿等中医理疗知识,他认为,村民看病不如预防得病,老人更是如此。

 

村医岗位至少需要助理医师资格证,证不好考、待遇低,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村医这个行业。他说,“我当了一辈子村医,还要继续坚守下去。村民万一有个感冒发热的没人看。我们这儿离镇医院挺远的,不方便。”


这三位村医,是复星合伙人、复星医药联席董事长姚方一行至国家级贫困县——河南光山县实地走访调研后,所看到的村医现状缩影。他们普遍年龄大,学历层次不高,后继乏人。光山县村医面临的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随着国家健康扶贫的推进,每年贫困人口在下降,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比例依然较高。全国150万村医,服务着农村6.7亿居民,但约九成的村医保障低、风险高。


为协助解决这些问题,响应中央的健康扶贫计划,复星公益基金会、健康报社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扶贫办的指导下,启动“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计划用10年时间,为100个贫困县的乡村医生们提供专业培训、家庭医生慢病签约服务包、人身意外险与重大疾病险等。同时,复星30多位全球合伙人作出郑重承诺,对口支持相应的国家级贫困县。


作为对口光山县的复星合伙人,姚方此行走访了光山县1家县医院、2所乡镇卫生院及7所村卫生室,通过实地调研与考察了解当地健康扶贫的真实需求。

 

“趁着年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光山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部,鄂豫皖三省交界地带,北临淮河,南依大别山,是中央办公厅定点扶贫县。


抵达光山的绿皮火车

姚方在复星基金会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总监王慧博等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乘坐绿皮火车抵达光山,首先见到的是复星在光山的驻点队员刘玄。“光山县总人口80余万,辖17个乡镇、2个街道办事处,360个行政村。全县共有注册乡村医生1236人,在岗乡村医生893人。”刘玄第一时间把一线的相关信息向姚方做了汇报。


90后的刘玄来自复星旗下南钢联。这个瘦瘦的小伙子对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有着一股特殊的热情,来到驻地2个多月,跑了19个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光山县的村医数量并不算少,但是大部分年纪都太大了,村卫生室的医疗设备也不充足。”刘玄说。姚方对刘玄的工作表示赞赏,并嘱咐他继续深入了解乡村医生的需求,给当地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

驻点队员刘玄(中)调研十里镇吴明村


年轻的刘玄家里已有一个1岁多的孩子。自驻光山以来,因为公司有事顺道回家过一次,平时就靠电话和微信与家人联系。“我家里都很支持我的工作,觉得这是做好事、做善事。”刘玄补充,他觉得做驻点队员并不辛苦,要趁着年轻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也希望能带动更多人参与到公益活动中去。


像刘玄这样,由复星统一派出的首批驻点队员共计18名,覆盖全国24个贫困县。他们通过调研,了解一线的医疗需求,为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提供最贴近基层的一线资料。

 

“ 五个一”工程切实守护村医


姚方一行在光山县的考察工作得到当地县领导的大力支持。为了便于姚方考察工作的高效开展,光山县卫计委县专门组织了一场座谈会,光山县卫计委主任、党组书记饶明胜,光山县卫计委副主任吴德洲、黄术山,光山县卫计委扶贫办副主任、疾控股长潘明生等参加。

姚方一行与光山县卫计委领导座谈


光山县卫计委主任、党组书记饶明胜向姚方表示,光山是全国重要商品粮生产基地,同时也是司马光的出生地、邓颖超的祖居地,素有“智慧光山”之称。近年来,光山县的扶贫已见成效,今年9月份将接受政府的脱贫验收。尽管如此,县里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情况依然存在。作为村民健康的守护人,光山县村医依然面临着不少急需解决的问题。光山县45周岁以下村医占总数不到40%,加上近几年相当一部分老年村医到龄退岗,导致村医队伍年龄老化、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缺少年青力量,学历层次、技术水平等亟待提高。


对此,随行陪同调研的王慧博同学介绍道:“复星在光山县开展的乡村医生精准扶贫项目即将推出‘五个一’工程,即开展一项工程(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服务包(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塑造一支扶贫队伍(接入中国大病社会救助服务平台)、组织一个评选(全国优秀乡村医生荣誉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乡村卫生室升级计划),将有助于切实解决光山县村医面临的这些实际问题。”


“要建立健康扶贫的长效机制”


光山县考察期间,在光山县卫计委副主任潘明生等陪同下,姚方接连走访乡镇卫生院、农村卫生室,点对点拜访乡村医生,深入调研。


通过与光山县人民医院院长裴广忠、文殊乡卫生院院长扶太成等座谈沟通,姚方了解到,光山县已经建成300多所标准化村卫生室,但卫生室的设备设

施如电脑、网线、宣传栏、安瓿桶、利器盒仍需进一步添加和维护,村医执业环境仍需进一步改善。县村医主要靠基本公卫补助、基药补助、一般诊疗费补助等收入,没有其它方面的基本工资和生活补助。随着人口流动,时间变迁,近两年来,农村基础医疗设施及卫生技术人员已不适应形势变化,村医这个行业逐渐失去了吸引力,使得新老村医青黄不接。


寨河镇段寨村卫生室


另外,光山县村医未统一购买基本养老保险、工伤保险,也未购买意外伤害、重大疾病等商业保险。一方面村医需要经常出诊,光山县地处山区丘陵地带,道路狭窄且多弯道,出诊巡诊存在一定风险,一旦发生意外难以承担后果;另一方面村医年龄偏大而工作任务繁重,村医自身健康难以得到保障。

姚方一行在段河镇段寨村调研


在调研过程中,姚方得知东岳村的杨泽宝医生多年来患有肺纤维化仍带病上岗后,立即对其进行了走访慰问,并赠送了慰问金。


姚方与杨泽宝医生交流


在光山县人民医院,姚方一行了解到,县卫计委与医院已经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村医培训机制。近两年来,每个季度为村医进行医疗知识与实践操作的相关培训,并获得了村医的良好反馈。姚方立即表示,我们将尽快调配资源,为光山县的村医培训提供更多服务,包括培训经费、培训专家资源等,助力光山县村医的医疗水平提升。

光山县人民医院组织村医培训(资料图片)


调研尾声,姚方要求随行同学做好调研总结,根据实际情况落实响应方案,让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的后续开展更加精准有效。


姚方强调,

 

希望通过乡村医生精准扶贫项目的长期努力,使较为贫困地区的医疗水平得到提高,助力2020国家脱贫目标和“健康中国”战略。同时,要立足光山现状,结合复星现有资源,规划光山县的健康产业扶贫,建立健康扶贫的长效机制,有效提高光山的自我发展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