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艺术中心

他们认认真真,不疾不徐,打完一曲属于自己的“如歌的行板”

2019-08-08





4月11日下午,68岁的周振尧像往常一样洗了把脸,穿上干干净净的绸缎白套服出门了。

 

他坐车经过银行林立的上海外滩,下车来到复星艺术中心这所“会跳舞的房子”。


 


01


整四点,金属管幕帘转动,有咿呀琴声从幕帘后飘出。

 

周振尧抬眼望去,眼前是风靡上海的草间弥生“大南瓜”,东北角一个身材秀颀的女生在拉小提琴。

 

琴声呜咽,在BFC中心广场上空混合风声、人声,锵然有力,穿透时空。

 

周振尧出神凝望,思绪被拉回40年前。那时他也是一枚尝尽新鲜事物的“潮男”,手攥青春恣意起舞,那样的日子,光是想起,就足以承载人生所有的罗曼蒂克,亦是人生的高光时刻。

 

出神间,有琴声从下沉式广场浮起,随自动扶梯缓缓升上来。新入的两只小提琴与东北角独奏铮铮和鸣,三人发丝随着快节奏拉锯琴弦的琴弓在风中飞扬。

 

春日黄昏,樱花树下有粉嫩花瓣,琴声瞬时链接起人、花、建筑,四围弥漫嫩嫩暖意。人群停步凝神。

 

“是《查尔达什舞曲》!”人群中一个练琴的小姑娘小声说。大概她练习这首曲子也是略略吃了苦头,所以记忆深刻。


大提琴手从“大南瓜”后面走出来,坐定了开始低低衬和。

 

贝斯加入进来,低吟抒情。

 

两个女孩子带着极富节奏感的打击乐从另一侧走来。

 


小提琴、大提琴、贝斯、打击乐琴瑟和合, 一首《查尔达什舞曲》演毕,场上聚集起一圈人。

 

标致的上海交响乐团水准,上海交响乐团时光重奏组甫一出现,就将广场牢牢锁定。

 


02


“如歌的行板”悠扬切入。

 

周振尧暗暗颔首,“纯粹的音乐就是可以打破界限的,好像可以沟通的万国语言”。

 

这时,他看到了太极教练。

 


六名白衣黑裤的男子在“大南瓜”一侧,拉开了阵势。

 

这是周振尧熟悉的招式:起势 、单鞭、如封似闭、金刚倒碓……

 

太极在这一刻完全浸入音乐,一招一式如中国水墨画般的虚实相糅之美,在茫茫时空中舒展开来,天地朗朗。

 

周振尧觉得,太极是另一种可以沟通万物的语言。

 

周振尧40岁不到当上企业CEO,在待人处事的沟通上,自认为算是颇有修为,但那些人生忽然在被确诊帕金森病的一刻被断然阻隔。他倏忽间进入牢笼一般,手脚不能动,思维也被禁锢,所有之前预想的未来全然停滞。那是种比窒息还可怕的溺水感。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见星太极。

 

“我见到了太极教练,他教会我重新舒展身体,一点一点去感受、去触碰。更重要的,我遇见了和我一样的人,我们把自己这群人叫做‘帕友’。”周振尧说话时总是带着笑意,他顿一顿,“我曾经以为的牢笼,是我自己给自己的牢笼,现在太极让我走出来”。

 


03


当前,全球有近500万帕金森病人,中国占300万且以每年近10万的数量在增加,已被专家列为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之后的第三大老年病“杀手”。

 

他们所处的困境,其实很多人有类似感受。那是每个人生命中的低潮期,阴暗、彷徨,做困兽斗。

 

而每个人都清楚,那样的打破有多难。

 

很多时候,自己挣扎不出出路,很多时候,需要外力。



有困境中人,也有对困境拳拳关心的人。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专家徐进、瑞金医院陈生弟教授就是其中两位。

 

20多年前,徐进外公练太极,他耳濡目染。

 

2011 年,国际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科研团队借助中国传统的太极拳训练改善帕金森病疗效的报道。

 

2015年,徐进结识星太极郭昌武老师,亲身体验了几招太极的神奇,在脑中盘旋已久的“太极拳能辅助治疗帕金森病”想法和陈生弟教授一拍即合,就与星太极即刻启动科研合作。

 

前前后后4年,这项研究不仅在理论上不断深入,更在2016年推广到实践中。逐年的数据反馈,90%“帕友”通过练习太极拳显著改善和缓解了帕金森病症状,最终夯实了这个理论。

 

这一论断在2018 年 9 月得到权威认证——研究论文在自然出版社子刊《细胞死亡和疾病》(Cell Death and Diseases)上发表,首次报道了太极可逆转帕金森病血液诊断标记物指标。

 

周振尧们由衷感谢他们。而星太极和教授们却对“帕友”的勇气深为敬服。

 

2016年至今三年来,他们坚持使用太极拳对抗帕金森病,身体病况已经得到极好的控制。如果不是太极拳,他们中很多人早已进入半瘫痪状态。

 

“他们学会了让太极成为生活一部分,学会了快乐面对帕金森病”。陈生弟说。

 

“帕友”和太极教练、教授之间亦师亦友,中正平和如太极。

 

周振尧看见不远处的几点绸缎白,点头一笑,走入太极教练的队伍。

 

他们来了6位“帕友”。

 


认认真真,不疾不徐,目光柔和而坚定,在“如歌的行板”中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一曲。

 

他们是特地在4月11日世界帕金森日这个特别的日子赶来这里展示太极所学,为的是表达对星太极教练和两位教授由衷的感激,也是对自己充满自信的肯定。

 

而就在今天,星太极与复星基金会联合发起的“‘太极抗帕’复星联合公益伙伴计划”正式成立并迎来首位公益伙伴:银杏环球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投资官张峰。如今,“太极抗帕”公益项目已开展三年多,星太极在上海、北京、成都、宁波等多个城市开设公益店,共303位和周振尧一样的“帕友”因此受益。

 

未来,星太极承诺在全球开拓更多太极辅助治疗慢性病公益店,并将以新兴互联网医疗形态融合传统太极做线上视频教学,方便行动不便的“帕友”就近学习。而公益伙伴计划的成立,将进一步扩大项目影响力,让更多热心公益的社会力量关注项目、通过捐赠参与项目。星太极这一项目的每笔善款,复星基金会将1:1配捐,并全部用于升级场地和训练辅具、提供专业师资和权威医生指导及保险保障。

 

想到这些,周振尧觉得自己既是接受者,又是爱和力量的传播者。他正在进行的拳脚招式更有韧劲了。

 

广场上更多的人聚拢起来。



04


这头太极随着琴音刚歇,另一头音乐高亢响起。

 

琴声激昂,打击乐铿锵,有人张嘴唱起来: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气氛迅速传染给周围人,大半人哼唱起来: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周振尧也跟着唱:

 

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

 

唱着唱着眼角湿了。

都市人难免内敛,但内敛背后是身居孤岛之苦。当某一瞬间,孤岛连通,“我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活着”的感觉灌顶,所有都通透了。

 

这样的通透,只因你开始毫无惧色去直面所有遭际。

 

那一刻,只想这种打通再广阔点、再持久点。

 

周振尧看得很透,改变他的帕金森病和同样改变他的星太极给了他人生最好的教育:直面一切,最简单的反而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这些际遇,让他感恩当下,六旬老人禁不住眼热。

 

“直面人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太极辅助帕金森病治疗项目


2011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一篇通过太极训练改善帕金森病的论文,受此启发,中国科学院神经研究所、上海瑞金医院专家与星太极2015年共同开展“太极辅助帕金森病治疗”研究,2018年9月,相关论文在自然出版社子刊《细胞、死亡和疾病》上发表,首次报道了太极训练可逆转帕金森症血液诊断标记物指标。


2016年开始,复星基金会和星太极合作开发专门教材,在上海、北京、成都、宁波等多个城市开设“太极抗帕”公益班,已有300多位帕金森病患者参加,其中90%以上病情有明显改善。



点击阅读原文,为“帕友”送去一份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