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扶贫路上】扎根怒江 他们是最美的异乡人

2019-04-25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怒江中游,因怒江由北向南纵贯全境而得名。作为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人们的印象中常常把怒江州和“贫困”、“穷苦”、“生活条件差”等词绑定在一起,在大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们很难想象那些在怒江州生活着的人们的日常,因为那儿离城市人太遥远了。



为做到真扶贫,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扎根于“三区三州”,怒江州属于其中之一。项目选择了云南省的7个县作为示范县,目前已实现怒江州四县全覆盖:泸水市、福贡县、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和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自2018年8月伊始,我们的驻点队员们就陆续来到分配的驻扎地,开始为期一年的驻点生活。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主动奉献,驻点队员们的生活发生着变化,他们是连接复星和乡村医生的重要桥梁,是最熟悉当地情况的异乡人。让我们一起来聆听四位驻点队员一个月以来的心声,走进真实的怒江州。


费玉霞:“在贡山待得越久我越发觉得,

那些传言仅仅是传言。”


左二为怒江州贡山县驻点队员费玉霞同学


还没到贡山之前,我和身边去过贡山县的朋友们询问当地情况,他们说:“贡山治安很不好、路又难走,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朋友们好心的建议让我的心中五味杂陈,种种疑惑涌上心头。带着这些传言和忐忑的心情,2018年8月12日我踏上了去往贡山的路,开始为期一年的驻点生活。

 

早上8点,我和卫计局的车鸿芳书记一起从泸水市出发了。怒江大山环绕,雨季常常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又恰逢修建美丽公路,所以一路上堵车时有发生。不过沿途的风景倒是很美,江对面的山上植被茂盛,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好像一个个抹茶味的小蛋糕。最美的莫过于云雾缭绕的半山腰,山下的滚滚江水为这样的景致又增添了几分活力。



我们一路欣赏着自然美景,沿着怒江逆流而上,预计当晚7点能到达县城。可是,就在快到马吉村时,发生了山体滑坡,一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车辆无法通行,于是我们只得选择在马吉村住下。当晚我们住在一个农户家,是用竹子搭成的简易房子,微弱的灯光显得房子更加简陋。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热情的农户家主人。为了让我们好好休息,他们特意为我们准备了泡脚的热水,第二天还早早起床做了早点。虽然我们只是过路人,但他们却如此上心,我被他们的热情打动,不由得感慨怒江的民风真的很淳朴。谢过农家主人后,我们又继续踏上了行程,终于在中午到达了贡山县。


经过十四个小时,240公里左右的长途跋涉,费玉霞、郭帅和王慧博同学终于到达了贡山县。


到县城的第一天,卫计局的同事早早为我安排好了住宿,我和他们一起吃了饭。认识了卫计局的同事,使我在贡山的第一天没有局促与不安。第二天,我见到了卫计局彭志辉局长,他向我介绍当地的医疗情况,我代表复星基金会介绍了乡村医生的项目进展。局长很支持我的工作,告诉我以后需要帮助都可以和他交流,这给予了我很大的信心。

随着时间推移,我在驻点县的生活也逐渐步入了正轨。每每走在街上,我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的贡山人。在贡山待得越久我越发觉得,当初的那些传言仅仅是传言。虽说到贡山的路途有些坎坷,但热情的贡山人民足以将这些缺点掩盖。见过两三次面的贡山朋友会热情地邀请你到他家吃饭,并倒上一碗招待贵客的吓拉酒给你。县城里也十分安全,每天都有巡逻的警察。不知不觉,我喜欢上了贡山,工作上的事也越来越顺手了。

 

每次和亲朋好友说起我现在的工作,我都很自豪。大学刚毕业的我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和阅历,所以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次机会来到贡山,为乡村医生出一份力。


牛磊:“谁能说这飘扬的尘土中,

没有飘扬着的希望呢?”


右一为怒江州泸水县驻点队员牛磊同学


从2018年9月25日早上去北京南站,到9月28日晚上躺在怒江泸水的酒店里,闭上眼睛仿佛身体还在山路上颠簸着。一路上澜沧江从清澈到浑浊,怒江从狭窄到宽阔。城里高楼耸立、车水马龙,然而这里却青山依旧。



到六库的当天下午,组长郭帅就马不停蹄带我去卫计局和领导们做了工作交接。办公室的李主任一直在打电话帮我联系租房,一个接一个的电话,让我对这个陌生的城市和这里的人好感度倍增。

 

安顿下来后就是漫长的国庆假期。尽管这个县城没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逼仄,但也绝说不上宽敞。从江西到江东,步行个把小时,就已经足够走遍这个城里最繁华的角落。米线、饵丝和各种各样的盖饭,还有时不时从上海寄来的快递,伴我在简陋的旅馆里、在凉风阵阵的怒江边、在傍晚跳广场舞的人群旁,欢度国庆。


2018年10月12日,在“中国光彩事业怒江行”活动中,我跟随复星基金会的李海峰同学,陪同中央统战部的徐乐江副部长一起到泸水市上江镇大练地村的卫生室考察调研,村卫生室的用地是当地村民免费捐赠的,卫生室的两名年轻村医是今年新招的。农民的土地和年轻人的青春岁月,村民们把最宝贵的两样财富奉献给了农村的基层医疗事业。整个行程中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本就贫困的他们如此慷慨?


扶贫工作队队长王慧博同学(左二)和五位云南省的驻点队员参加“中国光彩事业怒江行”活动


驻点生活忙忙碌碌,转眼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六库的油酥包子、老窝的火腿杂锅菜、腾冲的牛肉,一个月以来,渐渐习惯了这里的饮食,靠着半听半猜,也能明白一部分当地人讲的话。每天走在怒江大道上,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怒江人。从住处到局里,2.6公里,一共6000步。路边经过的每一个店铺、单位机关、餐馆和超市我早已熟记于心。一个月来,我最深的感受就是,怒江人在深山里、在峡谷中,用独立于世的奉献精神,为他们的未来奋斗着。怒江的人们,永远都是不慌不忙的,路上背着竹筐的人们仿佛在用他们稳健的脚步告诉你——“急什么,日子长着呢!”



在泸水的这一个月,我也终于想明白了之前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是希望让怒江人变得慷慨。他们贫穷,却从不抱怨;他们知足,却不安于现状。在人们都苦苦寻找幸福而不可得的今天,我想他们才是真正幸福的,只有幸福满足的人才会心甘情愿地奉献和付出。

 

“要致富,先修路”,正在修建的美丽公路工程纵贯怒江州。走在怒江大道上,无论白天黑夜,总会有水泥罐车和混凝土搅拌车从你身旁呼啸而过,顺便掀起一路的尘土,可路边的行人却从不掩口捂鼻,甚至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谁能说这飘扬的尘土中,没有飘扬着的希望呢?

 


刘自达:“实在不敢想象,

我的人生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左一为怒江州兰坪县驻点队员刘自达同学


2018年10月3日,从长沙一路辗转来到泸水,由于组长要留在泸水准备“中国光彩事业怒江行”的活动,只能由我自己前往兰坪县。休息一晚后早早起床准备出发,雨还在下,那绵绵不绝的细雨飘向我的额头,凝成丝丝细珠沿着眼角、镜片,滑向我的下颌。我的心中十分忐忑,面对一段未知的旅途,只知道至少要在山路上兜兜转转七个小时。


在发车前十分钟我终于赶到了汽车站,匆匆上车,安顿好自己的座位后,侧过头去望向窗外,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可以望见缕缕烟雾徐徐升空,与绵绵细雨交汇在一起。好奇的我想弄清楚烟雾的来处,只见一位带着复古眼镜的中年大叔抱着一个水烟筒用力地把自己的头埋进烟筒的头,屏足了力气,伴随着咕噜咕噜的水声响起,浓浓的烟雾腾空而起。到点发车了,想不到这位大叔竟是这辆开往兰坪的客车司机,心里不禁有点儿担忧。启程后,一路的烟雾弥漫,在狭窄的山路上到处可见塌方和山体滑坡,一块块巨石凌乱地散落在道路两边。在每一个急弯处,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时刻,不晓得转弯的那一瞬间对面会落下一个多大的滚石。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车程,下午四点左右,我平安抵达了兰坪县。一个陌生的城市出现在我的眼帘,实在不敢想象,我的人生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从小到大都是父母看着长大的我,现在得自己来单独生存了!寻得一所便宜住处,把灵魂安定了下来,再寻一个好饭店,把自己的辘辘饥肠也给安定下来。



接下来便是开展工作了,将卫生局及复星基金会的所有文件读完后,捋清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随着“中国光彩事业怒江行”的盛大开幕,我又踏上了新的征程。

  

张逊:“在未来一年工作中,

我一定全力以赴。

右一为怒江州福贡县驻点队员张逊同学

2018年10月1日,国庆节第一天一早我和郭帅、牛牛告别后便坐上了从六库出发开往福贡的客车。这是我第一次在山路上乘坐客车,一路上晃晃悠悠颠簸得很,头磕了好几次,胃里翻江倒海难受极了。终于,在经历了七小时和一路尘土的洗礼后,我到达了目的地福贡县。由于正值国庆假期,所以当地对接的同事都放假了,我只得找个旅店先安顿下来。

10月8日,我来到卫计局正式报道,见到福贡县卫计局局长肖建梅后,和她说明了来意,肖局长表示非常欢迎。她不仅为我安排了一间独立宽敞的办公室,还细心询问我需不需要安排单人床。身在异乡,能得到这样的支持和照顾,让我心里十分感动。


10月11日,我跟随郭帅、俞曦老师和慧博队长从老姆登村驱车前往六库。当晚我们一起观看了当地大型文艺汇演,每个民族都表演了本族最具特色的节目,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怒江各民族的风土人情和特色文化。第二天一早,“中国光彩事业怒江行”活动在怒江政务服务中心举行,听了徐乐江副部长和其他领导、企业代表的发言,我深刻体会到了党和领导人对怒江地区的重视和对扶贫脱贫工作的决心。此次活动,我收获颇多。于是我默默在心里许下承诺,在未来一年的工作中,我一定全力以赴,为当地的基础医疗做好“五个一”工程。

 

慢慢地,我喜欢上了福贡,喜欢这里秀美的山水和朴实的百姓。 脚下的泥土、山间的雨雾和飞扬的尘土,这里的一切我都喜欢。

 

截止至2018年10月28日,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已经派遣了37名驻点队员深入一线,了解最真实的当地医疗情况。就像费玉霞、牛磊、刘自达和张逊同学一样,他们有的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的是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的独身子女,有的家中尚有蹒跚学步的孩子,但不变的是,他们都拥有一颗年轻且乐于奉献的赤诚之心,驻点县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让我们为乡村医生加油,为驻点队员鼓掌。复星基金会将同一线驻点队员们一起,为乡村医生的明天不懈努力!

关于怒江

怒江州全州4个县(市)均为深度贫困县,255个行政村中有249个贫困村(深度贫困村218个),有16.4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为38.14 %,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截至目前,怒江州依然是云南省唯一一个无高速路、无机场、无铁路、无航运、无管道运输的“五无交通”的州市。“看天一条缝,看地一道沟;出门靠溜索,种地像攀岩”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介绍

2017年底,在国家卫健委指导下,复星基金会与《健康报》社合作启动了“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目的便是解决广大贫困地区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从支持乡村医生入手,打通中国脱贫的“最后一公里”——农村基层医疗,从而全面助力国家2020年扶贫攻坚目标的实现。针对村医现在所面临的“进不来、用不上、留不住”三大难题,该项目发起了 “五个一”工程:开展一项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健康扶贫慢病签约服务包、建立一支扶贫队伍、组织一个全国优秀乡村医生荣誉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