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人民政协报》点赞复星健康扶贫新思路

2019-08-08


有一群人
他们常年穿梭于乡间
用双脚丈量山区的每个角落

有一群人
他们一整年风雨无阻
用心守护每一位村民的健康

他们是农村医疗前线的卫士
他们是村民们健康的守门人
他们是默默奉献的乡村医生

我们守护村医
村医守护大家

2019年5月17日,《人民政协报》用近一页的版面,发表了一篇名为《守护村医,守住农村医疗“网底”》的文章,在介绍乡村医生现状的同时,对复星展开的的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以下为报道全文

↓↓↓


守护生命:从来都值得被尊重

2018年“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正式启动,工作模式主要是通过派扶贫队员驻点帮扶的形式,对村医进行全方位的守护、赋能与激励。来自复星旗下21家成员企业的38名扶贫队员被派到37个贫困县驻点帮扶。

    


2019年4月,全国工商联在江西抚州召开“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智慧村医”健康扶贫工作研讨会时,复星总裁高级助理祝文魁告诉记者,“村医在农村里都是随叫随到的,24小时在线。”

    

在江西抚州广昌县头陂镇山下村,祝文魁向记者介绍了村医李彦。今年2月,《健康报》社、复星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和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联合主办“2018十大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发布仪式,李彦是受到表彰的村医之一。

    


一只衣袖空荡荡的李彦五十出头,面色黝黑却看着温文尔雅。村民说,李彦行医20多年,平时一有病痛马上就到。以前村里道路烂得很,出诊路上,他曾经摔断过手腕和肋骨,摔碎了11颗牙齿,甚至在泥沟里昏迷超过6小时。“好人呐!”村民说。

    


祝文魁说,驻村一年,每一个复星扶贫队员,都有一肚子村医的故事,每一个村医的故事无一例外都击中了队员们的泪点。村医那些与生命打交道的故事,即便看似平常,都饱含着对生命的尊重。


祝文魁又说起了复星扶贫队员在藏区听到的故事: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在青藏高原东部,60个村,131个村民小组,95%都是藏族同胞。杨天奎是上杜柯乡卫生院院长。为了配合藏民的生活习惯,杨天奎每天睡不了一个囫囵觉,有病人半夜赶来看病,杨院长一定会出诊。有一回,杨院长去半山腰为一位藏族妇女接生,骑马下山时,坠马摔下了山,所幸没有摔成重伤,但也休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正是由于长期以来的不渝守护和敬业精神,杨天奎被评为“2018年度十大暖心乡镇卫生院院长”。

“村医,是一个值得尊重的群体。但村医群体很少为外界了解,社会给予他们的关注太少了。”祝文魁说,复星的公益项目看到了他们的这种默默付出,“我们希望通过表彰、激励的方式,让他们也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支持和嘉许,提升村医群体的社会荣誉感。”

    

赋能村医:村医更好守护百姓

    

2014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镇江市世业镇卫生院时指出,“要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医疗卫生资源下沉,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用什么方法才能推动资源真正下沉?祝文魁说,需要依靠科技的力量。例如,通过互联网让大量的三级甲等医院的大专家、大医生的能力赋能到基层,惠及村医与贫困群众。

   

复星方面提出了一个符合乡村的、四位一体的“未来诊室”智能解决方案。所谓的“四位一体”包括:智能化便携设备、人工智能辅助诊断、大数据临床路径导航以及健康管理服务培训。

    

“乡村医生”项目引入“未来诊室”计划,落地重庆市石柱县中益乡。工作人员正在用眼底镜为65岁以上老人做公卫体检。


“这四项能力,得益于近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的高速发展,使得我们打造新时代的智慧分级诊疗体系,实现医疗资源的平等化成为可能。尤其是即将到来的5G商用普及,对于帮助边远农村包括‘三区三州’享受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健康红利,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据了解,复星旗下的杏脉科技在新疆、甘肃、四川等地区开展了肺结核诊断的“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可以把原来农村累积下来的、堆积如山的早期筛查胸片彻底摸排和清理,让过去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降低漏诊,提高效率并实时监控。这些技术已经投入到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中。

    

即便是投入大量的先进技术和产业资源,最终还要靠人。复星基金会认为,基层医疗人才的培养不容忽视。组织村医培训是该项目的重要内容。去年,该项目已经专业培训了4733位村医。

    

前不久,5月4日,贵州遵义,来自贵州实施项目县的161位乡村医生第一次参加学术培训,给他们讲第一课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张运教授。这是复星基金会第一次与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合作,开展专门针对乡村医生的专业培训。

    

张运院士说,城市医院的医生培训较多,但是,基层医生、特别是乡村医生的培训机会太少了。“他们仅仅靠最基本的医疗手段,来解决病人的问题。培训的最大意义,就是让他们少犯错。例如心梗这样的可能致死的疾病,村医作为首诊医生,要做到的就是不能误诊。但目前来看,挑战还很大。”

    


复星基金会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总监王慧博对此深有感触,“我们做了许多调研工作,发现我们医疗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基层医生,特别是在贫困县,矛盾最尖锐。一些偏远地区,村民们少不了村医,但是他们的诊疗水平不够,老龄化严重。”

    

目前,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一直在组织三级医院与乡村医生建立帮带关系,将在项目示范县开展需求多样的培训方式等。

    

今年,复星基金会还与团中央达成合作,在7、8月份,将会有40名具有医学专业背景知识的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充实到一线驻点队员,走进村医群体。

   


乡村医生守护联盟:我们守护村医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发起之时,复星国际董事长、复星基金会创始人郭广昌曾经回忆起自己小时候患病被乡村医生治愈的往事。他表示,乡村医生是农村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关键力量,希望更多的社会力量去关心这些可敬、可爱的乡村医生们。

    

今年2月18日,在黑龙江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举行期间,“2018十大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发布。在郭广昌倡议下,参与亚布力论坛的多位知名企业家联合启动了乡村医生守护联盟,希望发动更多机构、企业参与乡村医生健康扶贫行动。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长、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在现场说:“乡村医生为村民付出,这是大爱!”他表示,泰康将参与到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

    

参与守护联盟的多位企业家表示,将尽最大可能动员社会资源,推动更多机构、企业和个人参与乡村医生健康扶贫行动,为乡村医疗找到可持续解决方案。在仪式现场,建龙钢铁和佐丹力集团向项目分别捐赠100万元人民币,支持乡村医生健康扶贫行动。

    

保障数亿农民公平享有安全、有效、方便、可负担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的“网底”不能破。社会力量如何参与到保障这块“网底”行动中,复星的做法不失为一条有益的路径。

背景链接:

2017年12月29日,“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启动。2018年,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在12个省市37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工作。复星旗下21家企业38位驻点队员到37个县一线帮扶。项目运行模式为开展“五个一”工程:开展一个工程(乡村医生保障工程);推出一个服务包(推出健康扶贫慢病签约服务包);救助一批患者(接入中国大病社会救助服务平台);组织一个评选(全国乡村医生荣誉评选);升级一批智慧卫生室(乡村卫生室升级计划)。截至2019年4月30日,项目已帮扶4083个行政村卫生室,守护10742名乡村医生和近200万户贫困家庭。

    

上世纪70年代,一部名为《春苗》的电影记录了一段时代的历史。当时的中国农村缺医少药,出现了一个亦农亦医的群体——“赤脚医生”,《春苗》讲述的就是赤脚医生春苗的成长故事。如今,我国农村医疗卫生条件已经得到极大改善,但当年的赤脚医生其实并未退出历史舞台,“春苗”,依然是紧贴着农村大地生长的芳草。现在,他们被称为“村医”,他们依然守护着农村。据统计,全国大约有140万名村医,分布在全国3.7万个乡镇卫生院和65万个乡卫生室,担负我国大约6.7亿农村居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

    

目前,由于乡村医疗体系建设滞后于经济发展的速度,乡村医生群体普遍面临“进不去,用不了,留不住”的困境。“进不去”是指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用不了”是指大部分乡村医生的专业水平落后于需求,“留不住”是指乡村医生的待遇、工作条件及社会保障水平难以留住有能力的乡村医生。

    

为了帮助缓解这些难题,近年来,一些民营企业本着为国解忧的情怀,聚焦村医群体,致力于农村健康扶贫工作。在国家卫健委扶贫办等指导下,项目以“我们守护村医,村医守护大家”为出发点,致力于服务中国乡村医生群体,特别是为贫困地区培养并留住合格乡村医生,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可及性,减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助力国家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项目计划至少开展10年,到2020年将覆盖全国100个贫困县的3万名村医,至少惠及3000万村民。